推广赚金钱签到送金钱金钱换红包

温馨驿站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查看: 6|回复: 0

记录:要问东北人去何方,他指着海南的方向!

[复制链接]

130

主题

233

帖子

401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01
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( v: y! x7 H! l
2017年11月,从北方飞来三亚的航班载着来越冬的“候鸟”。据三亚市旅游局统计,在每年到三亚“猫冬”的50万异地老人中,3/4的人和徐燕一样,来自东北三省。而三亚市异地养老老年人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4年11月,仅哈尔滨籍的异地老人就有20万。

; p. S6 \, u0 B' ^. t

7 a2 E6 k& G. G, [0 u0 o- x
自从1999年,第一列“夕阳红旅游专列”从哈尔滨驶出以后,三亚市中心的海月广场和白鹭公园,逐渐被脱掉了秋裤、口罩、雷锋帽的东北来客盘了下来。

$ Q! {5 p( u, |) u
9 W4 m, h' Y6 Q, I$ p
白鹭公园被称为是全中国利用率最高的公园。无论是毫无头绪却充满热情的新来者,还是组建舞团的元老级人物,出于对广场的热爱,老头老太们在午饭之前、晚饭之后全情投入到“舞林江湖觅知己”的娱乐活动中,找回了当年大集体的感觉。而三亚本地人闻见树荫底下传来的重低音,绝不会逾越半步。
7 j5 y& r5 \( {
7 a/ j/ L: [& _
正如厌倦了“沙滩配裤衩”的热带居民渴望一片北纬40°的雪花,全年有一半时间仰赖供暖系统的老杨,对冬日里也拍击沙滩的浪有着难解的执念。朋友圈小视频里的见闻引领着他来到了三亚,这是他利用温差躲过的第二个冬天。
" T3 e) T) Y2 f/ b) w
/ b! Z! @: B) L$ W. |- ]- o
用老杨的话来说,现在都地球村了,退休后攒够了钱,追求更理想的生活,没毛病。“要是有经济条件的还想留那儿,说明这个人思想上已经死了。”何况,不再担心在哧溜滑的冰面上摔死是真的,风湿关节炎不治而愈也是真的。“感谢三亚,给了我多活几年的机会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喝了口保温杯里的茶。

/ o) Y1 {6 a# ?. i6 E
4 @& Z, [% Y1 W8 @0 _
在老杨四十仍惑的年纪,中国的一南一北发生着两件看似无关的事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为了提高工作效率,国企着手在企业内进行职位调动,铁西区工人们的“铁饭碗”,开始有了端不住的迹象。殆至九十年代后期,国企改制,“下岗”成了高频词汇。作为重工企业的据扎地,东北三省大受波及,双职工家庭倾时间面临生存的窘境。一些下岗工人走上街头,在胸前挂上“水暖工”、“电工”等证明自己生存技能的牌子,逢人便问:“要人吗,要人吗,

. V: h8 u& k+ c6 v7 e

0 k+ n& e, h/ I1 ]
苦于严寒和慢性病的东北老人,则带着现钱而来,和那些掘金成功的父老乡亲们一起购房置业。一度沉寂的海南,再次掀起了建设热潮。据海南住建厅的统计,2015年,三亚 79.6% 的购房者来自东北,其中,“候鸟”客户扛起了大旗。

) ^% R4 @; M* H& E& N) p

( c6 h9 ^& W+ i; Z# u. n+ B
三亚湾海滩附近,寻找目标的房产中介。在这里,三分之一的房产中介都操着东北口音。和父辈们一样,他们在街头举起了牌。只不过,他们举着的是楼盘的报价单,是海南的命脉。一有人走过,刚入行的小海便问:“看房不,看房不,小户型,度假正合适。”

& ]% a9 H" ^( x& r' d( i
2 {" Q9 a) B3 b* X% Q2 J
三亚湾,房地产经纪人正在向退休人员推销公寓。如今,每天上百趟往来于景区和市郊的看房大巴,形成了一个牵动房价指数的庞大循环。很多老人都愿意蹭这样的免费班车,到售房地附近的景游玩。“我有个邻居,就这样跑遍了海南岛。”2017年,三亚房地产均价达到两万元/平方米,仅次于杭州。而那些离市区一个小时车程的目的地楼盘,有的已经卖到了每平米1.5万。
! z+ d. I6 L4 f+ V% h4 Y# r% |) _
: v- I& D& w7 W6 o' u  \
如今,“候鸟”老人的数量已经超过本地人口的半数。不知从何时起,FM104.6“天涯之声”的主持人,也清一色换成了黑龙江广播电台的人马,打进热线的是东北人,聊的也是东北的家常事。三亚夜市里,一位路人穿着印有“东北人的家”字样的文化衫,格外惹眼。

$ ]9 f4 g, @: N. A- r% W  Q

% a# Y' r, x. A) b; m) n% ?8 J8 F
“三亚应该是国际旅游中心,而不是退休养老社区。”研究过异地养老现象的三亚大学讲师黄诚说。与此相对,曾任三亚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的李柏青则坦言:“如果他们撤出三亚的话,这个城市可能一夜间变成空城。”后知后觉的人发现,李柏青来自辽宁大连。“三亚东北人宰客”最终成了拉锯战的爆发点,“如何发展好养老产业”却仍在等一个答案。唯有无地域的广场舞,为看似界限分明的两地老人,提供了一种彼此和解的可能性。
& y) o# E0 i& n9 N. p% W, a
8 \' ?1 F) _) t& G; h
午后,老年公寓的活动室又活跃起来,老人们刚睡完午觉,开始了下午的玩乐。老年公寓配有书法、扑克、乒乓球室。一群老乡在弥漫着药膏味的麻将桌上,念着“干哈?刹楞儿地!麻溜儿出牌!”,迎接着新年的到来。

3 I9 Q+ V! B1 j$ u2 R1 V
' f( j+ v) ~$ i9 `2 ]; r+ \/ @
不事交际的高老头,独自窝在三亚市立图书馆的多媒体室里玩欢乐斗地主,不知道斗地主赢得的积分,能不能让他余生都留在这里。如今,北方冷清的冬日只存在于他的记忆深处:下午4点,天就黑得没有活力,面包车总是抛锚,黑土地上覆满白雪。“咱们那边太冷啦,老家的房子都卖了,就是拿这当家。”



上一篇:电竞资讯:爆料PDD已经签下马老师 兴奋剂检测有望在夏季赛实施
下一篇:致远财经资讯美总统常常语出不逊,苦坏了翻译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小黑屋|温馨驿站 ( 鲁ICP备15024670号 )本站所有资源均来自互联网或者会员发表,本站只负责技术收集和整理,均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,如有侵权违规等其它行为请联系我们删除.谢谢。

GMT+8, 2018-1-19 19:39 , Processed in 0.131411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