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温馨驿站 wenxinyizhan.com!
当前位置:首页 > 情感诉说 > 嫁给有钱人以后,我被逼成了疯子 内容

嫁给有钱人以后,我被逼成了疯子

选择字号: 超大 标准 发布时间:2018-09-02 11:20 | 作者:wenxinyizhan


嫁给有钱人以后,我被逼成了疯子

夏小洛刚和李敬刚在一起那会儿,两人还是高二的学生,一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,一个干净温暖智商超群。

夏小洛和李敬的爱情故事,有点相仿傻白甜学渣女和高冷学霸男的路子,两人在高中的时候便是同桌,而后便结下了这么一段感情,并顺风顺水的,持续到了大学毕业。

大学毕业的那一年,李敬向夏小洛求了婚,夏小洛成了人人歆羡的童话公主,李敬便是那个王子。

学生时代的爱情总是单纯又美好,他们都说夏小洛是走了狗屎运,一个相貌平平毫无特点的女生,就这么拿下了各方面都比她优秀的李敬。

朋友圈子里的人都知道,李敬的家境好,爸爸是高官,母亲是经商人,当初高中毕业那会儿,原本李敬是准备被父母送出国留学的,但李敬为了夏小洛,留在了国内,大家都知道,这一对青梅竹马,是拆不散的。

结婚后的李敬和夏小洛,生活并没什么变化,李敬自己开了一家电子公司,做的风生水起,夏小洛则当起了幼师。

前两年的时候,两人的生活没什么变化,但伴随着李敬的公司越做越大,以及他的个人能力突飞猛进,渐渐地,夏小洛感觉到了危机。

这天的下午,夏小洛刚下班,就开车去赴了一个姐妹的聚会,夏小洛刚到场,那四五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小姐妹就齐哄哄的围了上来,热情至极。

几轮八卦下来以后,其中一个名叫晴岚的女人就对着夏小洛开了口:“小洛啊,你和李敬还不打算生孩子啊?李敬现在的事业这么稳定,你还不抓紧要个孩子啊?”

夏小洛笑了笑:“不急呀,我还想多过两年的二人世界呢,而且我们还年轻呀!”

晴岚耸耸肩:“可别怪我没提醒你,现在的李敬可是要钱有钱要模样有模样,这么金灿灿的一个男人摆放在外面,说不准就有某些不怀好意的女人动了歪心思,要我说,你赶紧生个孩子,稳固好你在家中的地位。”

夏小洛苦笑了一下:“李敬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晴岚冷笑:“男人有钱就变坏!你知道他在外面是什么样啊!”晴岚眼神犀利的盯着夏小洛,“我猜,你都很少看李敬的手机吧?抽空你可得检查检查,这外面的姑娘啊,底线可低着呢!”

晴岚正说着,身旁的另一个女人就拍了一下她的手臂,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,而此时,夏小洛的心里早已经波涛汹涌。

她不是不明白晴岚话里的意思,她当然清楚,晴岚这是让她盯紧李敬,而晴岚的老公和李敬是同一家公司的合伙人,晴岚能开口说出这样的话,不会是没理由的。

那天晚上聚会结束,夏小洛心思不安的开车回了家,从停车到上楼的整个过程中,她的脑子里,都在想着各种有关李敬出轨的事情,好像最近一段时间网络上的“小三”新闻太多了,搞得她都不自觉地去联想那些事了。

回到家中,李敬的鞋子整齐的摆放在家门口,她在玄关处喊了李敬的名字,但没得到回应。

她走去书房,看到李敬正躺在电脑旁的小床上打盹,而电脑屏幕里正挂着他的游戏账号。

这么多年了,即便李敬白天在公司雷厉风行,但只要一回到家,他就是还是那个爱看书爱打游戏的大男孩。

夏小洛走到了李敬的身边,小心的将毯子盖在了李敬的身上,而当她转身准备离开时,她的视线,被地板上的手机吸引住了。

那是李敬的手机,她忽然想起晴岚说的话“你都很少看李敬的手机吧”,的确,从恋爱到今天,她查看李敬手机的次数,几乎用一只手就数的过来,她是完完全全的信任他的,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。

可这一刻,她却充满了疑心。

心里麻乱的一刻,夏小洛捡起了地上的手机,她打开了李敬的手机,点开微信,一点点的向下滑动。

整个过程里,她的心是悬在半空的,好似这一瞬间书房里已经没有流动的空气,整个人都是窒息的。

而下一秒,她果真翻到了让她难过的聊天内容。

一个名为江馨馨的微信联络人,给李敬发了很多尺度过大的信息。

“李敬,上次的合作文案我们见面商量吧,你来我酒店怎么样?”

“李敬,晚上一起吃个饭?有点想你了。”

“李敬,下周去法国的行程我都订好了,你住我隔壁可以吧?”

手机屏幕上,这些看似暧昧却又不能断定暧昧的话语,一个字一个字的刺着夏小洛的心,她知道李敬是个极为自律的人,可面对这个女人接二连三的进攻,她总是会担心的。

夏小洛打开了那个女人的微信头像,可以确定,这个女人是某家公司的老总,年轻有为,长相娇美。夏小洛把这个女人的朋友圈翻了个遍,不得不承认,她自己都对这样一个女人动了心。

江馨馨是个各方面都很优秀的人,和自己比对起来,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
看过手机上的内容以后,夏小洛失魂落魄的走出了房间,她默默地洗了手,开始在厨房里淘米做饭,一不小心,她便被菜刀伤了手指。

她惊吓的喊出了声,李敬闻声而来的时候,他快速地帮夏小洛包扎,随后叮嘱道:“以后小心一点啊!这么大个人了,怎么总是毛手毛脚?”

夏小洛看着自己受伤的拇指,说:“李敬……你跟我结婚的这两年,你有没有觉得很吃亏啊?”

李敬一边接水,一边回答:“怎么忽然问这样的问题?”

夏小洛说道:“我觉得我配不上你。”

李敬笑了一下:“你还知道啊!天天除了吃就是睡,要么就是逛街聊八卦,不过我也习惯了,傻乎乎的也挺好的,免得我操心。”

李敬把水杯放到一边:“我回书房了,吃饭叫我。”

李敬离开以后,夏小洛站在水池边发呆了很久很久,而这一刻,她顾虑的并不是如何把李敬身边的女人赶走,她顾虑的,是如何让自己不被李敬抛弃。

这么多年了,她怎么会不清楚自己和李敬之间的差距,李敬越来越好,而自却一成不变,跟大学时一样幼稚。

夏小洛是个拎得清的女人,特别是在面对江馨馨那样事业成功长相又美的竞争对手时,她凭着蛮力去拼,是铁定拼不过的,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守住李敬。

从那以后,夏小洛变得敏感了,她不敢去质问李敬有关江馨馨的消息,因为李敬给江馨馨的回复信息并没有逾越界限,即便江馨馨几次挑逗,李敬都是一样的正经回复。

而她更知道,她不能让李敬觉得自己太不懂事,每天像个管家婆一样,盯着他的一举一动质问个不停,李敬是最讨厌这些事的。

所以,唯一能缓解夏小洛疑神疑鬼的办法,就是让自己变强。

夏小洛开始刻意的改变自己,她把江馨馨当成了假想敌,从外貌到内涵,一样样的去做改动。

她节食减肥,锻炼健身;她辞去了幼师的工作,报了语言培训班,学习英语和日语;她试着去了解李敬工作的圈子和内容,刻意将自己往精明干练女强人的方向磨炼。

起初,李敬以为夏小洛只是做幼师做腻歪了才会辞去工作,加之他工作忙,就没太有闲心去询问她的状况,而一个月后,一件糟糕的事情发生了。

夏小洛在健身锻炼的过程中,昏倒在了健身房里,被送去医院以后,医生说夏小洛已经怀孕两月有余,但已经流产。

这件事被李敬和家人知道以后,全家人都在指责夏小洛,包括李敬在内。

夏小洛身体恢复的时候,李敬一个人陪在夏小洛的身边,他们两人都不说话,但看得出,李敬存了一肚子的怒气。

夏小洛微微的叹了口气,说:“你想发火就发火吧……”

李敬看了看夏小洛,无奈的摇着头:“你为什么总是这么任性?好端端的为什么辞掉工作?又为什么过度减肥?以前是我惯着你,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,可你连自己的身体状况都搞不清楚,就随随便便的带着身孕去健身,我知道你想变美,但你就不能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吗?”

夏小洛红着眼眶:“我就是怕你会不要我。”

李敬站起身,“我看你根本就是在胡闹!以前幼稚就算了,现在还这么没有分寸!夏小洛你真让人失望!”

李敬离开病房以后,夏小洛哭了很久很久,而直到她出院那天,她和李敬之间的关系,都没有好转。

夏小洛知道,这个孩子的意外流产,给李敬造成了很大的冲击。

夏小洛回家的后两周时间里,李敬一直是在书房睡的,夏小洛心里慌,几次去找李敬,李敬都不理会她,渐渐地,夏小洛的心思发生了一些奇妙的变化。她开始疑神疑鬼,觉得李敬不爱她了,甚至,她还脑补着李敬和那个江馨馨的一些画面,她开始担心,李敬是不是跟那个女人有了染。

连续几日的过度焦虑,夏小洛终于承受不住了,这天晚上,她偷偷走去了李敬的房间,她拿起了李敬的手机,开始翻看记录,而不巧的,李敬醒了过来,李敬在看到夏小洛偷看他手机时,他当即就发了火,而后,两人大吵了一架。

那晚,李敬出了家门,彻夜未归,夏小洛担心李敬是去了江馨馨那里,就不停的给家里人打电话,说李敬不要她了,离家出走了。

两家人因为这件事碰到一起的时候,李敬出了面,解释了好半天,才算是把两家人给安抚了下去,而当李敬单独面对夏小洛的时候,他第一次,对夏小洛说了狠话。

“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了?你以前不是这样的……你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”

为什么,或许连夏小洛她自己都不清楚,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

或许,是因为太在乎,又或许,是因为自己太柔弱,也或许,是因为李敬的身边,有太多潜在的敌人。

但这些话,夏小洛始终都没有说出口。

一个月后,李敬和夏小洛和好了,夏小洛说她想要孩子,李敬以为夏小洛不再作不再闹,便回到了从前的生活状态,可谁知,再次怀孕的夏小洛,得了抑郁症。

夏小洛的病症被确诊时,李敬终于知道了,夏小洛这整整半年多的变化究竟为何因,可即便现在知道了,也有些迟了。

原本那个活泼开朗只管吃饱穿暖的夏小洛变了,而这所有的变化,一是来源于夏小洛内心的不安全感,二是来源于李敬身边的诱惑,以及他对夏小洛的疏于关怀。

李敬后悔,后悔至极。

陪着夏小洛治疗的那段时间,李敬推掉了所有的工作,而当夏小洛的精神状态有所好转的时候,刚巧过几天就是夏小洛的生日。

李敬特意为夏小洛准备了惊喜,满满一病房的鲜花和蜡烛,温暖极了。

夏小洛在看到那一幕的时候,她开心的笑了,李敬亲手喂夏小洛吃着蛋糕,幽幽烛光里,他望着她说:“如果你担心失去我,那以后公司我不管了,让别人去管,我们两个开个小店,每天你就陪在我身边,我的手机你随便看,消息内容你随便回复,我的一举一动都会告诉你,我们只过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小日子,行么?”

夏小洛听完这话,眼睛里闪着光,“我是不是太任性了?之前的我,是不是太让你厌烦了?我没想逼迫你做什么的,我只是害怕失去你。”

李敬握着夏小洛的手腕:“我也害怕失去你,之前是我的错,是我忽略了你,我以为我们能一直像以前那样平平淡淡的生活的,但我忽略了你,忽略了你的感受,我从没想过去做什么成功人士,我只是想让我们的生活好一点,一切都按部就班的,安安稳稳。”

夏小洛流着泪:“对不起,是我让你为难了……”

李敬摸着夏小洛的额头:“是我的错……”

说完,李敬把手机放在了夏小洛的面前:“你不是总担心我会被别人骗走吗,以后手机你随便看,你不喜欢的人随便删,我不会介意,我只想让你知道,你是我老婆,我的生命里除了家人之外,就只有你。”

烛光闪闪的病房里,李敬把夏小洛拥在怀中,而病房门外,小护士偷偷的站在门缝处,看着屋内的状况,身后,护士长严厉的说道:“我都说了!屋子里不许点蜡烛!Vip客户也不行!”

小护士用力的比划着一个“嘘”字,小声的说:“您就通融这一回吧!我估计302病房的病患,应该要提前出院了。”

护士长翻了翻白眼:“下不为例我告诉你!”

小护士笑了笑:“谢谢护士长!”小护士侧头看了一眼病房内的状况,跟着感慨,“不过……这个夏小洛也真是傻乎乎的,老公明明那么爱她,还整天疑神疑鬼,女人啊,真奇怪。”

护士长冷着道:“你个黄毛丫头,能懂什么。”

护士长转身就要走,小护士紧跟其后,“护士长,您年轻的时候,也这样疑神疑鬼过吗?”

护士长笑了笑,边走边说:“年轻的时候也多虑,不过后来成熟了,也就看开了。人这一生啊,会遇到太多诱惑了,不过夫妻俩呢,最重要的就是沟通了,外面的灯火酒绿,谁不想贱兮兮的尝上一口啊,人都是犯贱的,不过在诱惑面前能守得住初心,那就行了。男人,很简单的,女人呢,把一切看简单一点,也就没那么复杂了。”

小护士一脸狐疑的追问着:“我怎么没听明白啊?那你的意思是说,那个李敬真的出过轨?”

护士长耸耸肩:“谁知道呢,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那小两口是真的很恩爱,女人啊,有些事能不知道,就别去费着心思去让自己知道了,你不知道,那些烦心事就不存在,你要是知道了,这事儿啊,就是压在你心口一辈子的石头。”

小护士皱着眉头想了想:“我怎么还是不懂?”

护士长随手将病历单递给小护士:“去告诉302,明天做完检查就出院吧!心病,还得心药医!”

文:京祺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
网站分类
最新文章
随机文章